恍如回到日化教育时期


98人参与 |分类: 设备应用|时间: 2020-07-09

恍如回到日化教育时期

早在2016年,浸大学生会已与向浸大校方争取取消普通话毕业试,经全校公投及与校方多次会议,校方终以「普通话豁免试」暂缓直接取消毕业试之急。然而,当学生一试这个由校方拍心口保证会以简易沟通为主的豁免试后,发现考试程度严如高级程度的专业考试,故猜疑设定此试之目的,是为「普通话毕业要求」护航。当大家都发现考普通话豁免试居然较毕业试更困难时,拥护「普通话毕业要求」者自然大增;若学生反应迟缓,只有少数人察觉问题,校方铁定会对一切投诉置若罔闻,所有质疑将石沉大海,最后以官方口吻对大众说「等吓先啦~」、「有消息再通知你」,把投诉信全丢入垃圾桶,甚至否认有人致电查询。

学生感觉被骗,遂要求与机构负责人会面,要求对方拿出相关资料及解释,然而负责人以高高在上姿态,迟迟不出现及回应,只由任教英文科的老师(英文科?)为普通话豁免试挡驾。又,其间有任教英文科的外籍老师(又是英文科?)到场,说:「你们不会不能毕业,过去只有五位学生不能毕业。」(大意),暗示你们这批学生应该马上乖乖回去,只要通过「普通话毕业要求」就能毕业。

及后浸大副校长(教与学)周伟立到场,学生向他质询,其间学生曾请求负责评审的普通话老师,拿出评分準则以示公允,但该名负责评审的普通话老师,却当着副校面前说:「你们侮辱我!」并拒绝学生诉求。以倨傲心态藐视学生,以一副我是专业你不懂嘴脸对待大众,明明「普通话豁免试」程度与早前会议结果有出入,明明机制出错,怎幺错的反而似是被校方欺骗的学生?彷彿找到学校错误的他们就是罪人,要把他们处决...... 难道「解决提出问题的人,就是解决问题的方法」?果然红得很啊!

这些情节令笔者想起二次大战时,香港沦陷于日本手中期间的语文教育情况。根据香港历史博物馆之常设展览「香港故事」,香港沦陷时期日政府积极推广日化教育,日语成为主要教育课程,英语则被禁止使用;日语成绩不好的学生会遭受严厉处分。同时又规定,每星期须教授日语四小时,并设立「日本语教员养成所」及「教育学院教员研究习班」以培训本地日语教师;教师必须应考日语考试,不合格者须接受三个月日语培训。当时凡日政府或日资企业招聘员工,日语程度较佳者不单受聘机会高,更可获得额外粮食。

今日的浸大学生被迫考普通话试,合格了才能毕业;未能合格的则须遭受严厉处罚 ─ 延迟毕业。这一切彷如置身日治时期的日化教育期间,只是语言由日语改为普通话而已。更可怕的是,社会上非常多人认为错的是学生,因为学生们说话粗鲁,学生们以粗口反抗不合理政策,所以这些「社会贤达」叫他们要逆来顺受,俯首当奴,对不合理事情要囫囵吞枣,甘之如饴。呜呼哀哉!